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

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
主营:模温机,吹瓶机,制袋机,植保无人机

网站公告
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详情咨询客服QQ:553987032
有事儿您Q我!
?
公司资讯
香港挂牌
宋真宗刚即位就把定难五州割让了为何此举不招骂反被夸?
发布时间:2019-11-08       

  宋太宗在位期间,便几次发兵攻打李继迁,就是为了可以将定难五州牢牢地抓在北宋的手中,[2019-09-14]美国电视剧《灵异之城第一季。但是李继迁带领的党项人特别勇猛,宋太宗打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打败李继迁,而且当时北宋因为常年对外战争,国力也不够支持北宋同时与辽国以及李继迁一起开战,宋真宗继位后,他看清楚燕云十六州比起定难五州要对北宋有用的多,于是他割让定难五州安抚李继迁,而他集中力量主要跟辽国战斗,所以他将定南五州割让给李继迁没有被骂反而被夸。

  北宋建立后,一直都在南征北战,可惜北宋比较倒霉,虽然他们统一了天下,但是北宋的周边也有很多少数民族政权兴起,这些少数民族都是骁勇善战的民族,所以北宋从立国之初便长期战斗,当时最强的对手是辽国,而且辽国那个时候也属于鼎盛时期,但李继迁的党项人,不过还是一群为了地盘,没事出来打个架的弱小势力。所以当时对于北宋统治者来说,辽国才是心腹之患。

  当时定难五州是党项人的聚集之地,即便北宋灭掉了李继迁,也灭不掉党项人,既然不能短时间内从根本上解决党项人的问题,那么拉拢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,而且当时燕云十六州已经在辽国人的手中了,中原地带的天然屏障没有了,也就是说,北宋无险可守,那么辽国是有很大可能灭掉北宋的。

  所以宋真宗继位后,他的重心在对抗辽国上,也是因为北宋确实也打不起了,只能集中炮火对准一方,因此才会做成对党项的妥协将定南五州给他们,这样北宋就没有李继迁这个隐患,就能腾出手跟辽国对抗,收复燕云十六州。

  唐代,定难五州的首领叫定难军节度使,管辖地区就是夏州、绥州、银州等地,公元882年,拓跋思恭因对皇帝有功,被封为夏州节度使,被赐姓“李”。这就好比郑和,原名马三保,被朱棣赐姓“郑”,才成为郑和。

  拓跋思恭原本就是党项(北方少数民族)人首领,改名后称作李思恭,西夏政权就是从这里慢慢发展而来的。李继迁的祖辈就是从李思恭这来传承而来,李继迁也是地道的党项人。宋太宗时期,李继迁和大宋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,李继迁是定难五州的首领。

  宋太宗赵光义多次出兵定难,都无功而返,甚至伤兵损将。而李继迁是打不过就跑,等风声过了再跑回来,定难五州的问题直到宋太宗去世都没有解决。那究竟为何宋真宗刚刚上台,就把定难五州割让给了李继迁呢?

  宋太宗时代,赵光义视定难五州为必得之地,多次讨伐李继迁所部人马,但由于多种原因无功而返。公元982年,李继捧(李继迁的哥哥)把五州送给了赵光义,这看似是个天大的馅饼,却很快就磕到了牙。

  李继捧投靠了大宋,不过李继迁和他哥哥不是一心,李继迁单独叛变宋朝,并且还和大辽保持着暧昧关系,这脚踏两只船的举动让赵光义颇为愤怒。云掌财经原创素材共享平台云栖上线 诚,雍熙二年(982年),李继迁向宋军诈降,杀害宋将曹光实,北宋大将李继隆奉命讨伐,大败李继迁所部人马,李继迁却跑掉了。

  至道二年(996年),李继隆再次统帅五路大军讨伐党项,史料记载“寻命为银、夏兵马钤辖,遣与李继隆等五路出师讨李继迁。”,因决策失误,只是小胜,而李继迁又逃脱了。至道二年的这次战役耗费财力巨大,和雍熙北伐类似,都是举全国之力,仍无功而返。李继迁就像个狗皮膏药,粘在身上怎么都揭不下来,宋太宗对此伤透了脑筋。

  宋太宗两次北伐失败,多次讨伐党项也没什么成果,加上蜀川叛乱,国力消耗殆尽,国家财政亏空严重,国家无法再度支持大规模战争。假如宋真宗再次攻打党项,的确很划不来。

  北宋成立之初,其最大的敌人就是契丹。无论何时何地,契丹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头上,并且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,就能要了你的小命。就好比在你床边,有一只恶狼虎视眈眈,这样的情况还能睡安稳吗?契丹就是这个角色。

  萧太后执掌契丹之后,不论国土面积、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,契丹都强于北宋,且契丹和宋朝有世仇,已经打了几十年仗。宋朝则不然,在宋太祖时期,军事实力最强,随着时间的流逝, 带动了13个村2100余户种植户致富增收。特马,军队的战力逐步下降,且国内经济形势也不好,急需时间休整。

  宋太宗时期发生过两线年,“永康军青城县民王小波聚徒为寇,杀眉州彭山县令齐元振。”王小波在蜀川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起义,还杀掉了县令。此时党项李继迁同时发动叛乱,无奈的宋太宗只能分兵两路,大太监王继恩平叛蜀川,大将李继隆平叛党项。这让宋太宗压力极大,因为虎视眈眈的契丹也关注着大宋的一举一动,如若契丹发兵,北宋就危险了。

  好在这次危机平安度过了,宋真宗即位后的情况不同,辽国已经强大起来,并且辽国仍是北宋最大威胁,宋真宗必须安定党项部落,来解决辽国这个主要矛盾。

  幽云十六州曾是中原政权最重要的门户,是阻止游牧民族的天然险地,公元938年,石敬瑭把幽云地区送给了辽太宗耶律德光,从此中原失去了最重要的屏障。柴荣、赵光胤、赵光义多次北伐就是为了收复燕云地区,来保证国家的稳定。

  宋真宗也明白这个地区的重要性,他上位后仍把主要兵力部署在宋辽边境,因为他知道这关系着国家存亡。党项部落弱小很多,李继迁多次和北宋交锋,几乎没有胜迹,只是逃跑的本事不小,李继迁就像一只滑溜的泥鳅,很难被抓住。

  明初的北元名将王保保就像极了李继迁,经常是拖家带口地逃跑,每次战败逃跑后还能从新组织人马,这小强精神也真的很难得。

  定难五州在北宋的西北,对大宋不构成威胁,攻下定难或者攻不下,都不会影响大局。假如进攻党项,就可能把国家拖入泥潭,强扭的瓜不甜。而且现在时机不到,被迫进攻李继迁只能得到反效果,还不如封他为定难军节度使,先安抚住再说。

  党项部落是北方少数民族,不同于中原的汉族,这里是党项人的聚集区,对于汉人来说,定难五州不太感冒,但对于党项人来说,那就是家乡,是根基。所以李继迁每次逃跑之后还会回来,周而复始不惧疲劳。

  只要杀不了李继迁,那么党项的问题就无法解决,哪怕你杀掉再多的士兵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因为党项人也同样有争夺生存空间的权力。

  太宗时期,一次宴会上,宰相吕蒙正曾劝谏皇帝“臣尝见都城外不数里,饥寒而死者甚众,不必尽然。”意思就是臣经常见到京城之外不远,就有很多冻饿而死的饥民,只是皇上看不到罢了。这句话着实让赵光义郁闷,赵光义并非不知道百姓的情况,只是有些下不来台。

  这意味着大宋常年的战争使得了百姓穷困潦倒。战争需要钱粮,这些皇帝当然弄不来,只能让老百姓出,每次出征,百姓的赋税就更重一层。宋真宗赵恒即位后,马上就宣布废除之前无法纳齐的钱粮,令百姓大为称颂,不仅收拢的人心,还没有任何负担,是一举两得。

  宋真宗送给李继迁定难五州还是很明智的,不久辽国就发兵北宋,因为没有了党项的后顾之忧,北宋的国力才一天天强盛起来,才能有跟辽国一战之力。

  2019-10-17展开全部唐代,定难五州的首领叫定难军节度使,管辖地区就是夏州、绥州、银州等地,公元882年,拓跋思恭因对皇帝有功,被封为夏州节度使,被赐姓“李”。这就好比郑和,原名马三保,被朱棣赐姓“郑”,才成为郑和。

  拓跋思恭原本就是党项(北方少数民族)人首领,改名后称作李思恭,西夏政权就是从这里慢慢发展而来的。李继迁的祖辈就是从李思恭这来传承而来,李继迁也是地道的党项人。宋太宗时期,李继迁和大宋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,李继迁是定难五州的首领。

  宋太宗赵光义多次出兵定难,都无功而返,甚至伤兵损将。而李继迁是打不过就跑,等风声过了再跑回来,定难五州的问题直到宋太宗去世都没有解决。那究竟为何宋真宗刚刚上台,就把定难五州割让给了李继迁呢?

  宋太宗时代,赵光义视定难五州为必得之地,多次讨伐李继迁所部人马,但由于多种原因无功而返。公元982年,李继捧(李继迁的哥哥)把五州送给了赵光义,这看似是个天大的馅饼,却很快就磕到了牙。

  李继捧投靠了大宋,不过李继迁和他哥哥不是一心,李继迁单独叛变宋朝,并且还和大辽保持着暧昧关系,这脚踏两只船的举动让赵光义颇为愤怒。雍熙二年(982年),李继迁向宋军诈降,杀害宋将曹光实,北宋大将李继隆奉命讨伐,大败李继迁所部人马,李继迁却跑掉了。

  至道二年(996年),李继隆再次统帅五路大军讨伐党项,史料记载“寻命为银、夏兵马钤辖,遣与李继隆等五路出师讨李继迁。”,因决策失误,只是小胜,而李继迁又逃脱了。至道二年的这次战役耗费财力巨大,和雍熙北伐类似,都是举全国之力,仍无功而返。李继迁就像个狗皮膏药,粘在身上怎么都揭不下来,宋太宗对此伤透了脑筋。

  宋太宗两次北伐失败,多次讨伐党项也没什么成果,加上蜀川叛乱,国力消耗殆尽,国家财政亏空严重,国家无法再度支持大规模战争。假如宋真宗再次攻打党项,的确很划不来。

  北宋成立之初,其最大的敌人就是契丹。无论何时何地,契丹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悬在头上,并且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,就能要了你的小命。就好比在你床边,有一只恶狼虎视眈眈,这样的情况还能睡安稳吗?契丹就是这个角色。

  萧太后执掌契丹之后,不论国土面积、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,契丹都强于北宋,且契丹和宋朝有世仇,已经打了几十年仗。宋朝则不然,在宋太祖时期,军事实力最强,随着时间的流逝,军队的战力逐步下降,且国内经济形势也不好,急需时间休整。

  宋太宗时期发生过两线年,“永康军青城县民王小波聚徒为寇,杀眉州彭山县令齐元振。”王小波在蜀川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起义,还杀掉了县令。此时党项李继迁同时发动叛乱,无奈的宋太宗只能分兵两路,大太监王继恩平叛蜀川,大将李继隆平叛党项。这让宋太宗压力极大,因为虎视眈眈的契丹也关注着大宋的一举一动,如若契丹发兵,北宋就危险了。

  好在这次危机平安度过了,宋真宗即位后的情况不同,辽国已经强大起来,并且辽国仍是北宋最大威胁,宋真宗必须安定党项部落,来解决辽国这个主要矛盾。

  幽云十六州曾是中原政权最重要的门户,是阻止游牧民族的天然险地,公元938年,石敬瑭把幽云地区送给了辽太宗耶律德光,从此中原失去了最重要的屏障。柴荣、赵光胤、赵光义多次北伐就是为了收复燕云地区,来保证国家的稳定。

  宋真宗也明白这个地区的重要性,他上位后仍把主要兵力部署在宋辽边境,因为他知道这关系着国家存亡。党项部落弱小很多,李继迁多次和北宋交锋,几乎没有胜迹,只是逃跑的本事不小,李继迁就像一只滑溜的泥鳅,很难被抓住。

  明初的北元名将王保保就像极了李继迁,经常是拖家带口地逃跑,每次战败逃跑后还能从新组织人马,这小强精神也真的很难得。

  定难五州在北宋的西北,对大宋不构成威胁,攻下定难或者攻不下,都不会影响大局。假如进攻党项,就可能把国家拖入泥潭,强扭的瓜不甜。而且现在时机不到,被迫进攻李继迁只能得到反效果,还不如封他为定难军节度使,先安抚住再说。

  党项部落是北方少数民族,不同于中原的汉族,这里是党项人的聚集区,对于汉人来说,定难五州不太感冒,但对于党项人来说,那就是家乡,是根基。所以李继迁每次逃跑之后还会回来,周而复始不惧疲劳。

  只要杀不了李继迁,那么党项的问题就无法解决,哪怕你杀掉再多的士兵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因为党项人也同样有争夺生存空间的权力。

  太宗时期,一次宴会上,宰相吕蒙正曾劝谏皇帝“臣尝见都城外不数里,饥寒而死者甚众,不必尽然。”意思就是臣经常见到京城之外不远,就有很多冻饿而死的饥民,只是皇上看不到罢了。这句话着实让赵光义郁闷,赵光义并非不知道百姓的情况,只是有些下不来台。

  这意味着大宋常年的战争使得了百姓穷困潦倒。战争需要钱粮,这些皇帝当然弄不来,只能让老百姓出,每次出征,百姓的赋税就更重一层。宋真宗赵恒即位后,马上就宣布废除之前无法纳齐的钱粮,令百姓大为称颂,不仅收拢的人心,还没有任何负担,是一举两得。

?
跑狗图论坛| 香港大富翁论坛| 天空图库心水彩图大全| 小鱼堂香港49选7走势图| 六合曾道人诗句| 吉利平肖平肖平码论坛| 香港马会奖券一码中特| 天龙图库免费图库| 彩霸王超级中特赢钱决|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|